就业升至“优先级” 各方该如何全面发力

2019-05-19 23:30 来源:m5彩票

就业升至“优先级” 各方该如何全面发力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府副市长 屈谦

就业升至“优先级” 各方该如何全面发力

 全国人大代表、垫江县委书记 蒲彬彬

就业升至“优先级” 各方该如何全面发力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兴海

就业升至“优先级” 各方该如何全面发力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顺多利机车有限责任公司机加部副经理 钟正菊

  核心提示

  “就业优先”,首次出现是在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今年全国两会上成为热词之一。

  与以往“就业”通常在民生板块不同,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就业优先置于“宏观政策”板块——这不只是对就业政策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座位调整”,更是旨在强化各方面重视就业、支持就业的导向。

  重庆日报记者邀请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围绕就业问题畅谈建议。

  重庆日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既有利于缓解当前就业压力,也是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战略之举。发展现代职业教育该如何务实推进?

  现代职业教育:建机制补短板多扶持

  屈谦:培养高技能人才,要从完善职业教育体制、支持企业举办技工院校上进行突破。

  目前仍存在一些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比如,职业教育多头管理、政出多门,财政资金支持缺乏相应渠道等,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兴办职业教育的积极性;有些企业举办的职业学校存在办学实力不够强、教学质量不够高、办学行为不够规范、学校产权不够明晰、办学经费来源单一等问题,“招生难、办学难”制约企业兴办职业教育。

  对此,建议从四个方面入手解决:一是完善相关法规及规划。从法律层面明确企业举办职业教育与政府举办职业教育具有平等法律地位、享有同等待遇;从政策层面完善企业兴办职业教育的准入标准和退出机制;支持将企业兴办职业教育纳入省区市职业教育发展整体规划,政府加强对企业举办职业教育的统筹协调。

  二是落实各项扶持政策。建立企业兴办职业教育的财政资金支持渠道,解决企业举办职业教育难以享受国家财政支持的问题;进一步细化企业兴办职业教育在土地、财政、税费、投融资等方面的支持政策,赋予学校更大的自主权;进一步加大财政投入力度,重点加大企业举办职业教育的生均经费投入和师资队伍建设投入;鼓励省区市在职业教育改革方面先行先试,对企业举办的职业学校进行资源优化整合,探索集中化运营、专业化管理。

  三是强化特色内涵发展。完善对企业举办职业教育制度设计、标准制定、政策实施、执法监管等各方面工作,营造企业兴办职业教育良好政策环境;加强对企业举办的职业学校专业设置的动态引导和调整,优化专业结构,更好对接国家和区域产业需求;探索对企业举办的优质特色职业学校的补贴机制。

  四是完善评价机制。进一步健全完善企业举办职业学校的评价机制。实施成本控制、营运效率、毕业生就业率和社会认可度等综合评价,引导学校实现特色化、优质化办学;出台支持企业举办职业学校的内部治理规定,明晰产权,厘清责任,促进企业与其举办的职业学校资源共用、优势共享。

  重庆日报:近年来,新经济不断发展壮大,成为拉动就业的重要力量。对灵活就业、新就业形态的支持应如何落实?

  新就业形态:既要规范更要服务

  张兴海:对于新就业形态,政府相关部门应注重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创新行政管理方式,逐步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完善适应新就业形态的用工和社保制度,探索适合其发展特点和规律的保障机制。

  比如,外卖、快递属于服务行业,很多岗位依赖劳动力、缺乏技术含量。对此,我建议对年轻人较集中的快递行业,政府要加强和完善职业保障、优化行业管理、加强人文关怀,让这些年轻“骑手”跑得更安心、更舒心,未来更有奔头。在工资薪酬、福利待遇、劳动强度等方面,也要进一步维护快递员们的合法权益。

  蒲彬彬:对新就业形态,政府既要对行业进行规范,更要做好服务。要转变传统就业观念,尊重灵活就业人员。在传统的就业观念中,正式、固定的工作才被人们所接受,“零工”“短工”“小时工”以及自由职业者因为工作不稳定,往往受到社会的偏见。灵活就业人员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他们身上同样体现出埋头苦干、任劳任怨等中华民族的优良品质。社会各界应对灵活就业人员给予更多的关心和尊重,提升灵活就业人员的获得感。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